挑戰寫出超無意義超不營養短篇。 之也許是完結篇。
 
-
 
我曾經養一隻名叫捷克的狗在庭院,只要我呼喊捷克就會出現,因為很放心也沒有綁牠。
 
直到去年底捷克徹底的消失。
 
起初我也試著在網路上和路邊發些傳單尋找,不過很遺憾的是並沒有奏效。
 
於是我又養了另一隻品種一樣的狗,然後她就找上我了。
 
-
 
她要我聽她說一段故事。
 
我告訴她我是來找我的捷克不是來聽故事的,她便自顧自地講了起來。
 
(現在是不營養系列就可以任性的講故事嗎?)
 
-
 
「我國小被後座的男生剪頭髮,我哭了他卻很開心。之後他常常剪我的頭髮,在我哭之前拿衛生紙給我,我擦好他就會吃掉那張我擦眼淚的衛生紙。」
 
「嗯。」我點頭。
 
「你反應好冷淡哦,不是應該罵他變態嗎?」
 
「好,他很變態。」
 
「國中的時候我開始學他吃衛生紙,好像吃了那些衛生紙就可以知道為什麼要吃衛生紙。可是我一個人吃很寂寞,所以我找了一個邊緣人陪我吃,也許她也能理解衛生紙哪裡好吃。」
 
「你比較變態。」
 
「大學的時候我不知道哪根筋不對主動去聯繫他,我問他還吃不吃衛生紙,他只說他很愛她的女朋友。」
 
「女朋友跟衛生紙有什麼關係?」
 
「他想吃她女朋友擦過眼淚的衛生紙吧。」
 
「……」
 
「於是我告訴他女朋友他劈腿,然後把國中陪我吃衛生紙邊緣人的電話給她。也許會碰撞出一些火花。」
 
「完全沒有道理。」
 
「聽說最後的反應讓他很滿意。」
 
「……」
 
她停頓了一下嚴肅看著我。
 
「你的反應我很不滿意。」
 
「不是啊,重點是這故事跟我的捷克有什麼關係?」
 
「你的狗衝到大馬路上讓他為了閃開把一個人的腿撞斷了。」
 
「……我還是不能明白前面的故事跟捷克有什麼關係……」
 
「我只是想講。」
 
-
 
聽說牠後來被一個好心的人家撿去養了,只是不再叫他捷克。
 
-
 
「我很想牠。」
 
她隨手寫了一個地址給我。
 
「想牠就去找牠啊!」
 
「替我告訴牠的新主人,好好照顧牠。」
 
「幹嘛不自己去?」
 
 
「丟臉。」我毫不猶豫地把她給我的那張紙條塞進嘴巴裡。
 
 
{不營養系列—EN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思春 的頭像
●思春

挨餓系文青 ●思春

●思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