挑戰寫出超無意義超不營養短篇。
 
-
 
去年底我出了一場車禍,倒在地上的那一刻我以為自己下一秒就可以見到天使或黑白無常。
 
可惜沒有。
 
眼睛再睜開時醫生說我腳斷了。
 
-
 
起初我坐在輪椅上行動,第二個月嫌輪椅笨重麻煩開始用杖柺輔助。
 
別說無障礙空間有多友善了,天知道我花了多大的心思才沒有讓自己受傷,除此之外我生活並沒有任何改變。
 
才怪。
 
第三個月的某一天晚上我發神經一樣開始跟那根拐杖說話,試圖讓它知道我如果可以跑為甚麼要用跛的。
 
顯然這場車禍斷的不只是腳。
 
-
 
噢對了,這個故事當然不會有拐杖開口跟我對話這樣天馬行空的情節,你該不會在期待吧?
 
-
 
第四個月我開始覺得這條拐杖莫名討喜,畢竟每天都對他訴苦,就像你每天對著你的抱枕訴苦一樣也會覺得他很順眼。
 
走到哪裡都需要它,上廁所都帶著它。
 
第五個月我跌倒了,所幸無大礙。
 
「幹,是在造反?」對他罵了幾句又繼續撐著他走路。
 
直到第六個月醫生說我已經完全復原能靠自己跑跳碰了,我立刻丟了拐杖狂奔出醫院。
 
過了一個紅綠燈倏地停了下來。喘息,瘋狂地喘息。
 
喘息還沒停下便不加思索的反方向奔回醫院,拾起拐杖。
 
 
然後一跛一跛的走回家。
 
-
 
現在我依然撐著拐杖在走路。
 
P.S.我為不營養感到抱歉
 
 
●二樓掌櫃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思春 的頭像
●思春

挨餓系文青 ●思春

●思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