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希望有個人抱著我,告訴我,從今以後我可以跟著童話故事一起走向幸福美滿的結局。」
  「我可以。」
  「你不行。」
  「我可以。」
  「只有你不行。」
  
  「為什麼?」
  
  「全世界都瘋掉的時候,我希望只有你是清醒的。」
  「我可以陪你一起瘋掉。」
  「走開。」
 
  當我以為我再也寫不了關於你時,半夜醒來的時候手臂是涼的,袒露的肚子是涼的,雙腳也是涼的。
 
  你以為我要說只有眼淚是熱的嗎?
 
  對不起,只有想念你的時候沒有眼淚,雖然我不清楚哪一部分需要我道歉,突然覺得冷了拉起被子輕輕抓在胸前。
 
  有時候我習慣晚睡,當然我不以『夜貓』為傲人的稱呼,偶爾希望有個人提醒我該睡了天都亮了。
 
  於是我從來不失眠,失眠該給寂寞的人表現。
 
  「如果我不推開你,你還會抱著我嗎?」
  「挽留不該是證明愛的方式。」
  「那不挽留呢?」
 
 
  對不起,關於那些小情小愛都不堪入眼,這點值得抱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思春 的頭像
●思春

挨餓系文青 ●思春

●思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