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學妹。

「一閃一閃亮晶晶……」歌總愛唱一半的學妹。

「幹嘛不唱完?」

「不想。」她轉過頭來甜甜的笑了。



第一次相遇是在花店,為我一週年的愛情挑選一束屬於我和他的花。

「有人在嗎?我要一束玫瑰。」尚未踏進門裡我高聲喊著。

「配滿天星好嗎?」女孩探出頭來,笑出了酒窩。

我愣了兩秒。

「好啊?」花我不懂,我只知道玫瑰高貴紅焰而美麗,「我要用紅玫瑰配。」

走進店裡撲鼻而來各種花香,我脫下安全帽甩了甩長而柔順的大波浪。

「我在哪裡看過你……啊!」她包裝著花束忽然靈光一閃的驚呼,「你是吉他社的學姊!」

「唔…你知道我?」收回搜索似的目光,我看向她。

「我看過你表演,你唱歌很好聽!」像是抓到八卦似的小聲的補一句,「和社長是社對。」

講完眨了眨右眼,微微的笑了。

她說花店是她家開的,偶爾去幫忙。



她問過我最愛甚麼花。

「玫瑰。」我哈哈大笑,「我只認得玫瑰。」

「我喜歡滿天星。」

「那什麼花?」我歪著頭問。

「配角花。」她深思了一會說,「配你紅玫瑰的那種。」


後來我還是只認得玫瑰。



每次週三社團表演她都會到,坐在第一排最左邊的位置。

燈光暗下時其實看不見觀眾的表情,她的表情,直到我表演結束走向觀眾席見她甜甜的笑容,莫名的安心。


「你要不要一起來吉他社啊?」有一次我問她。

「我只想唱小星星。」收起笑容她說。

「那就小星星。」那次我拿起了吉他,大波浪往後一撥隨手彈了小星星的旋律。

琴弦一撥一彈,她開口只唱了一句。

「一閃一閃亮晶晶……」

剩下伴奏,我還彈著。

「幹嘛不唱完?」

「不想。」她轉過頭來甜甜的笑了。


學妹沒有加入吉他社。



社團表演後,她爾偶也會留下來和我和他一起吃消夜。

逐漸熟悉,次數也越加頻繁,手機訊息裡除了他也充滿了和她的聊天紀錄。


「你跟學妹感情真好,好忌妒喔。」他有次開玩笑的向我抱怨。

「三八。」我大笑推了他一下。

學妹正好走過來,她倏地停下腳步。

「我們是很好很好的好朋友!」我走向學妹一手豪邁地架在她的肩膀。

我轉頭看了學妹一眼。

有那麼一瞬間似乎閃過了一層灰,又立刻綻放她甜甜的笑容。

「對啊,誤會什麼!」她用力的吸了口氣模糊著什麼,「學姊是你的社長你放心啦!」

說完她輕輕掙脫我的手,再見都沒說便背著包包走了。


之後她便斷了音訊,訊息不讀不回,消失在我的生活裡。



直到畢業那天,她穿了一身白色連衣裙,捧了一把純白密密麻麻的小花。

一如往常淡淡的笑容掛在臉上。

「學妹……」見到她我內心是激動的,卻不知如何表達。

她走向我,伸出手臂從我的肩膀攬住我,靠著我的頸子,胸脯貼著胸脯,隨著顫抖的呼吸一起一伏。

我感覺到水漬滴落的力道,逐漸濕了一塊暈開似的。

像是沉默了一個世紀那麼久,只剩啪搭啪搭的水聲。

什麼話也沒說她突然開始唱起歌,那首,她從來沒有唱完的小星星。

「一閃一閃亮晶晶……滿天都是小星星……」顫抖著。

「他在天空放光明……好像許多小眼睛……一閃一閃亮晶晶……」哽咽著。

不如撕裂傷,胸口悶著隨著她哼了一段。

最後她依舊沒有唱完。

「幹嘛不唱完?」

「不想。」她鬆開我,流了滿臉的淚水吸了吸紅鼻子,一貫的,甜甜的笑了。


「配角花,」她小聲地說,一邊將她那把小白花塞到我手裡,「都給你。」

我看不見她,滿眶的淚水溢出阻擋了視線。

也看不見,她轉身離去的背影。

拿起滿天星湊近鼻子用力一吸,「真難聞。」我自嘲似的笑了。


後來,我終於認得滿天星。



滿天星花語-清純、關懷、思戀、配角、真愛以及純潔的心靈

滿天星在花藝設計上填充性或裝飾效果極佳,很能襯托主角花的鮮麗,因此廣泛應用于花束、胸花,尤其與玫瑰花搭配相當合適在花卉市場上扮演大宗主要配花的角色。

其味道卻不討喜,越新鮮越濃烈。

 

 

●寫百合不寫百合花的思春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思春 的頭像
●思春

挨餓系文青 ●思春

●思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