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篇創作內容涉及 

約砲以及成人片女優 
有價值觀腐敗的傾向

請斟酌進場






























------------------------------------------------------

進入聊天室。

「如果你是最後的人性,請保留黎明。」我敲打著。

陌生人沒有半點動靜,而我也沒有要離開的意思,腦袋裡轉著方才的電影鏡頭,暫時被毀滅的心靈還在修復中。


半畝久,陌生人打字中。


「剛剛約砲完在洗腳,旅館的地板好髒。」

「沒關係。」

「你打那啥?假文青?」最討厭的字眼忽地襲來,「男?」

有那麼一刻衝動地想按離開,卻忍住了。


「我覺得很有趣,你在乎旅館地板髒,卻無所謂約砲。」避開他的問題,我嘲諷反擊。

螢幕後我不禁笑了,莫名的。


「我找的是穩定砲友。」他似乎帶點驕傲,「穩定的。」

「好。」敷衍的,省略了反駁。

「怎麼?你也想約砲啊?哥教你,帶女生去MTV,找些有情調的電影,適時的肢體接觸,不反抗的話就可以上了。」大方地傳授了他的經驗。


有趣。


「那反抗呢?」我發現手心冒了汗,指尖碰觸的鍵盤也是。

「硬上。」肯定的,他補了句,「都跟你到那種地方了你想她會反抗嗎?」

「專業。」我反問,「那你幹嘛不找穩定女友?」


大概,是想找出他的盲點吧。


「多麻煩,多浪費時間。」似乎真的在螢幕後嗤之以鼻般,我可以想像他的嘴臉。

「是你沒遇到而已吧。」

「兄弟,我跟你說,談戀愛真的很累。」語重心長的他敲出一段彷彿失敗落荒而逃後的藉口。

宛若戰場上傷殘的士兵摀著傷口,轉過頭來搖旗狂奔吶喊著『快逃啊!』

而那告誡,卻是人群汲汲營營的。



「是受過重傷?」

「對啊,我也投入過啊。」有那麼一瞬間我感覺我們是同樣的人。

「你讓我想到電影《愛》裡面說,每個混蛋的身體裡面,都住著一顆受傷的心。」

「可是我不是混蛋啊哈哈哈!」他再度回到那副跩樣子。

無力反駁的腦袋運轉的螺絲瞬間停止,接不下去。


沉默裡,陌生人打字中又填補了空白。


「兄弟,你交過女朋友沒有?」

「沒有。」不需多餘的思考。

「我就知道,看你剛剛開頭那假文青就知道不行。」經驗老道的尖酸。

這打擊不算大,我看得很輕,不至於再按離開。


有趣。


「其實那是我看完一部電影後下的註解。」我不急不徐的解釋。

「哪部電影?」

「性愛成癮的女人。」我也不害臊。

「沒看過,波多野結依我比較懂一點。」

「我個人偏愛吉澤明步。」拉回自己的話題我說,「看完對於人性蠻失望的,所以來這裡找點活人聊天。」

「兄弟你還是學點與人交際吧,看那麼沉悶的電影沒意思。」

我突然哈哈大笑了起來。



「別兄弟了,我是女的。」

飛快的我滑出一段旋律般,暗自得意著他會有多驚訝的表情。



「那你怎麼知道吉澤明步?」

真遺憾。

不符合我期待的驚訝,戳著那不重要的細節。

「不能知道嗎?」送出後,我果斷按了離開。



抬頭才發現,黎明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思春 的頭像
●思春

挨餓系文青 ●思春

●思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