挑戰寫出超無意義超不營養短篇。 之三。
今後也會持續不營養下去唷。(鞠躬)
 
 
昨夜凌晨有一通電話。
 
確切來說是一通半夢半醒之間來不及接起的電話,迷糊看了一眼對象顯示未知,我便沉沉地睡去。
 
 
然後天亮了。
 
起床後在廁所抽了第一張衛生紙,第二張在梳妝台,第三張和第四張分別在桌邊和地板,我不小心打翻了1/4瓶生理食鹽水。
 
這讓我想起了一點以前的事。
 
小學六年級某一天放學後班上人緣最好的同學拉我到沒有人的角落,拿了一張衛生紙叫我吃下去,我說不要那又不能吃,她就當著我的面把那張衛生紙撕得碎碎的放進自己嘴巴裡,吞了進去。
 
在我目瞪口呆的瞬間,她塞了一張在我嘴巴裡要我陪她一起吃。
 
我居然不敢吐出來。
 
「可以給我一點水嗎?」我皺著臉含糊地說。
 
 
衛生紙應該是我這輩子吃過最難吃的東西。
 
 
於是我們變成好朋友,僅限放學後下吃衛生紙的時候。
 
我問她為什麼要吃衛生紙,她笑笑的沒有回答。
 
一天吃一張,吃完才回家。
 
其實後來我還是覺得衛生紙世紀難吃,而且當時的我很怕那些衛生紙到了肚子裡會長出衛生紙樹還是衛生紙妖怪什麼的,所以就偷偷的用舌頭把衛生紙塞到舌頭下和臉頰邊等到她回家再偷偷吐出來。
 
直到國小畢業後就再也沒有人強迫我吃衛生紙了。
 
 
到這裡還有人記得半夜那通未接來電嗎?
 
就在我狼狽的清理那1/4瓶生理食鹽水的時候手機又響了,這次我順利的接起,對方自顧自的開始講起自己的故事,還一邊抽抽噎噎的哭。
 
 
「尼約的窩該腫麼辦?」她哭到口齒不清。
 
「甚麼怎麼辦?」
 
「劈腿。」她還在哭,「窩想給他一爹要訓。」
 
我沉默了幾秒給了她一個世紀隨便的答案。
 
「罵他髒話。」
 
「蛤?」她停止了哭泣,「罵什麼?」
 
『你妹的都去吃衛生紙吧。』
 
「好。」
 
 
她說好,她居然說好,我的天。
 
 
「不過小姐 …… 不好意思,你是不是打錯電話?」我尷尬地說。
 
「沒有,我沒打錯。」說完,她就掛電話。
 
 
我想我可能一輩子也無法理解她為何那麼篤定她沒打錯。
 
看著地上那兩張衛生紙,我撿了起來湊近嘴巴。
 
「靠北,我又沒病。」
 
自以為帥氣拋物線地丟入垃圾桶,結束這回合。
 
P.S.我為不營養感到抱歉
 
 
●二樓掌櫃
 
關於掌櫃,是個不寫愛情故事只寫不營養故事的廢材。
至於思春,她住一樓。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思春 的頭像
●思春

挨餓系文青 ●思春

●思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