挑戰寫出超無意義超不營養短篇。 之二。
今後也會持續不營養下去唷。(鞠躬)
 
小時候我很愛把別人弄哭,長大才明白這是一種惡趣味,稍微惡的那種。
 
譬如偷偷幫前座那個女生剪頭髮,當她發現自己後腦杓涼涼的時候垂著兩行淚著轉過來問我到底想幹嘛。
 
這算是一種霸凌吧?
 
不過當時看到她哭我就好開心。現在回想起來還是。
 
 
先別管我怎麼被老師逞罰了,總之我認為有名目的懲罰都還算是幸福的。
 
譬如劈腿的時候,前女友垂著兩行淚著說要跟我分手,轉身還不忘回頭罵我一串髒話。
 
你說我活該?
 
不過我到現在還記得她回頭罵的那串髒話。
 
XXXXXXXXXX。
 
 
一個善惡分明的故事裡壞人就應該受一點懲罰,你該不會還在期待我在故事最後會反過來為一個女孩子哭吧?
 
 
去年底我引發了一場車禍,把一個女孩子的腿撞斷了。
 
可是從頭到尾她一滴淚都沒掉,最讓人匪夷所思的是第六個月她痊癒之後還是拄著枴杖走路。
 
「哇靠,我是把她的大腦都撞碎了吧?」躺在床上思索著。
 
然後我猛然發現眼角濕濕的。
 
對。我哭了。
 
 
最讓人難過的是超不營養短篇應該要名符其實,我卻哭了。
 
P.S.我為不營養感到抱歉
 
 
●二樓掌櫃
 
關於掌櫃,是個不寫愛情故事只寫不營養故事的廢材。
至於思春,她住一樓。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思春 的頭像
●思春

挨餓系文青 ●思春

●思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