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說話沒有人聽,就不會想講了對不對?」
 
那天我問隔壁的同學。
 
坐在一搖一晃震動的公車上,我想像車內的每顆人頭都是即將要爆裂的玉米粒,也許下一秒便會開出一朵朵的花。
 
「恩 ……」她皺著眉,緩慢的點了一下頭。
 
我轉向窗外,手肘靠著把手拖著下巴。
 
公車忽然震的大力隨後停下,身體跟著晃動微微的往前傾,我目光向著與車潮違和的人影。
 
一位全副武裝只露出一雙眼睛的阿姨在燃燒的艷陽下走動,雖然看不見,我仍感受到那帽子底下口罩底下袖套底下衣服底下流夾的汗水。
 
好黏膩。
 
她舉著玉蘭花彎著腰,逐一的在每部車停下並對車內點頭,試圖讓人注意到她那微弱單薄的身軀。
 
可惜六十秒的倒數生硬的溺斃了她的呼吸,我眼底下的這六十秒並沒有任何車窗搖下,綠燈一亮,車陣又動了起來,阿姨趕緊退到馬路另一頭。
 
公車又晃動了起來,那身影逐漸渺小直到消失在視線裡。 我想她會像候鳥般等待下一次的春季,只是她那不留情的季節,只有六十秒。
 
「如果說話沒有人聽,還是要講。」我突然轉過頭對隔壁的她說。
 
「蛤?」我忽然發言使她楞著。
 
「你會有自言自語的時候吧?」我睜大眼睛,彷彿如此就能壓倒性地說服她。
 
「會啊。」她快速地點點頭,「我很常自言自語欸!」
 
「那你自言自語的時候,旁邊有沒有人?」
 
「我室友會翻我白眼哈哈。」她自嘲地大笑。
 
「你自言自語也不是講給你室友聽啊對不對?」
 
「恩,」她又皺眉,「這跟自言自語有什麼關係?」
 
我搖搖頭。
 
「沒關係。」我擺一擺手笑著說。
 
嘴角彎著,車上的爆米花似乎香味四溢了。
 
 
我想,下次看到玉蘭花阿姨的時候,我一定會豪不留情的買一把。
 
 
●思春
創作者介紹

挨餓系文青 ●思春

●思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