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夜凌晨
我愣著望著案發
哐一聲悶響
碎裂在洗手臺裡的玻璃杯
和 流淌的鮮血

愣著望著 唯獨
滯留在杯緣的痛覺

逐漸擴大的恐懼
壓迫 侵襲 吞噬 空洞
這點失血 冷笑般
至少
雌性動物都存活於
每個月微不足道的流量

愣著望著
這碎裂的玻璃杯
忽然祈禱
所有的凌晨都失血而死


- 獻給碎裂而死的玻璃杯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思春 的頭像
●思春

挨餓系文青 ●思春

●思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