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篇

假放閃真幻想 的短文

 

請放心閱讀。

 


你知道我怕鬼。很怕。

你總愛說鬼故事嚇唬我,任由我的掌印在你的手臂上發紅浮起,也不管會不會疼。

我都說你是M,就愛挨我打。

你說我才是M,不然就不會在一起了。

你最愛租鬼片找我一起看,我總是皺著一臉說不要,然後去打開那臺老舊的DVD播放器,從頭到尾都用指頭縫的視線害怕,或者抓著擰著凹陷著你的手臂。

面目猙獰的鬼可以從任何地方衝出來,衣櫃、床底下、天花板、甚至是冰箱(我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他是鬼所以不怕冷),然而鬼忽地佔據螢幕時,你總是大笑,配合著我的尖叫。

不知道你是笑的是預知了驚嚇的時刻,還是我驚嚇的表現。(還是鬼醜陋的模樣?)

下一秒我總會斜眼看你。

看完鬼片的晚上我總是翻來覆去,直到你攬住我的腰,窩進你懷裡才能安心入睡。

我猜想那是你的腹黑的溫柔,只是不說。

久而久之我依然怕鬼,很怕。無論是鬼故事還是鬼片。

但我也享受著你的陰謀。

-

「 一起看鬼片,好嗎? 」我咬著下唇。

「來啊!」你露出漂亮的八顆牙齒笑著。


- 其實我們都是M。


●思春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思春 的頭像
●思春

挨餓系文青 ●思春

●思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