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睜開眼睛時黎奈還熟睡著,我不想弄醒她,輕輕地跳下沙發。

就趴坐在門口,那是我最靠近白貓小姐的位置。

外面的天空上佈著層層的雲朵,一副要下雨的樣子。

白貓小姐現在在做什麼呢?

是否跟我一樣想著對方呢?其實我沒跟她說過話。

黎奈高中的時候就帶我住進這間公寓。

初次相遇是在街角的電線杆下,那時我餓了好久,黎奈也不嫌我髒,摸摸我的背呢喃了幾句,抱起我就往公寓來。

「這是我的秘密基地!」黎奈帶著我進來這個家時這麼說的。

我沒有見過她的爸媽或是親戚,見過最多的大概就她的男朋友吧!

然而她不曾帶男朋友來公寓,一任也沒有。

黎奈說那是原則之一,家是聖地,只能有她,和我。

她是個單純小女孩,還未認識卓熅前。

其實現在還是,至少我如此認為。

-

白貓小姐是96任時搬過來的。

她的主人我倒是沒什麼印象,因為他幾乎不帶白貓小姐出來玩,這也難怪我沒跟她說過話。

姑且稱他為男人甲吧!我只知道他長得不怎麼高,戴著一頂鴨舌帽,連黎奈也沒看過那個男的,也很少提到他,最多聽見門聲說「隔壁的那個好像出去了」帶過。

就飼養而言,黎奈算是一個很『盡責』的主人,她不曾讓我餓過。

不知道白貓小姐的主人對她怎麼樣?

-

黎奈醒來緩緩走進浴室,嘩啦嘩啦的水聲好大。

她洗澡通常要一個半小時。

「泡在水裡會溶化掉所有煩惱。」黎奈說。

每次泡澡她都要拖我一起下水,噢那是災難,還好我逃得快,茶几底下真是最好的避風港。

不過這次,她沒半個小時就出來了,眼睛還紅紅腫腫的跟番茄一樣。

她看著我,我以為她又要發呆了,或者又要倒牛奶給我。

沒有。

她頭髮濕淋淋的也不擦緩緩的走向我,幾乎是用『飄』的,倩女幽魂那樣。

「我們出去玩。」沒有情緒的,黎奈細聲說,髮上的水滴就這麼啪搭啪搭滴下。

黎奈抱著我鎖了門才轉身便撞上了。

男人甲。

戴著鴨舌帽的男人抱著,白貓小姐,都要融化了我的心,她那柔順的毛。

我不敢看。

黎奈倒是愣了好一大下,退了兩步,眼睛睜得那麼大,比被第80任甩的時候還大。

雖然她被80任甩的時候是笑出來的。

黎奈匆匆點個頭連笑容都沒有,抱著我下樓,匆忙之中我隱約感覺,黎奈腳步好快好快,頭好低好低。

她一路上都沒說話,只是走著,走得好快好快。

有沒有在看路啊?我都擔心她跌倒了。

此時忽地停下來。

「他長的好像...」話在黎奈嘴邊止住。

卓熅。

比第80任還像,豈止像?聲音都一個樣。

其實男人甲仍未開口黎奈已經衝下樓了,聲音哪來一個樣?

黎奈曾說過她不喜歡卓熅的聲音,乾乾澀澀的像幾百年沒喝過水那樣粗啞的低沉。

「卻很獨特。」黎奈表示。

黎奈也說過卓熅矮,他不過170,一雙高跟鞋就足以讓黎奈向卓熅低頭。

論聲音,他比不過第76任;論談吐,他比不過第52任;論家世背景,當然是我最喜歡的61任得勝;論長相,他在98人裡擺不進前30。

想不透卓熅哪裡好。

黎奈也不曉得,她也覺得愛得莫名其妙,卓熅滿是缺點。

「愛來的時候好比瞎子,即使前方是懸崖仍會奮力往前衝。」這是黎奈對自己唯一的解釋。

瞎子?傻子比較貼切吧。我直搖頭。

「說不定,我有自虐傾向。」說著,黎奈笑了起來。

沒有人告訴她,也許她執著的是不甘心。

的確,從她愛上卓熅的那一刻,她便拋棄了尊嚴丟掉了自己;從她愛上卓熅的那一刻,她便放縱『自卑』。

卓熅太偉大了,偉大得沒了黎奈的容身之地。

誰都記得,黎奈誰都愛;但誰也不記得,其實她誰也不愛。除了卓熅。

天大地大,世界就小得讓黎奈遇上卓熅。

-

那年盛夏,她,與他。

『如果有人跟你告白你會答應嗎?』黎奈轉身歪著頭問坐她後面的,卓熅。

『看人,』卓熅指著黎奈『如果那個人是你,就不會。』

『哈!誰要跟你告白,又不是瞎了眼!』黎奈笑。

『喔。』卓熅臉一沉。

『不過還真難想像你未來的女朋友。』黎奈瞇著眼,一臉努力想像的樣子。

『未來,誰知道?』

他們誰也不知道,那年的十月十一日,荒謬的戲弄足以改變彼此的一生。

未來,誰知道?


(待續)

P.S. 噢對了,"我"不是人,
是暗戀隔壁白貓小姐,而且有點王子病的貓。

雖然我們沒說過話。


●思春


-

這03 part下去
04 必須請各位稍待了
因為我還沒有任何想法哈哈((被揍
雖然有底
但方向很多元(各種可能的結局)
深怕是一寫就回不去

不想更動我特別中二的作品
但又深怕膚淺

給我點時間
謝謝大家。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思春 的頭像
●思春

挨餓系文青 ●思春

●思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