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會假裝沒看見」
黎奈差點沒食言。

在這樣的場合她很難假裝沒看見。

是初戀學長的婚禮,
起初怎麼會找上自己黎奈想不透,
直到看見「開桌名義」才明白。

─『高中電影社』。

還好不是『前女友桌』,黎奈想過,
她結婚的時候,要開十桌『前男友桌』,
也不知道會不會到齊,
聯誼都說的過去。

黎奈入座的時候,只剩了一個位置,
沒得選她只得坐下。

視線繞了一圈,黎奈向前男友們問好,
她自己也沒想到,
光電影社就有三任在場。

她倒一點也不尷尬。

直到她瞄到隔壁座的,
倏忽雷劈似的無法動彈,
她很快回過神,
拿起桌上的綠茶就往嘴裡倒,一口接一口,
喝完又盛了一杯。

「你那麼渴阿?」卓熅忽然開口。

「咳...咳...」差點嗆著了,
黎奈趕緊拿了張衛生紙掩住嘴。

她知道卓熅和學長認識,
當初黎奈就因為卓熅在電影社才進去的。

說來也很妙,
今天會場的女主角,也就是學長的新娘,
剛好是卓熅的初戀女友。

「我會假裝沒看見。」必須假裝沒看見。

「姚黎奈。」
卓熅看她沒反應,輕聲叫道。

他忘了那件事了嗎?不冷戰了嗎?

「你叫誰啊?」
黎奈轉過頭,冷冷地。

卓熅啞口。

「你兇什麼?」
一會兒卓熅說話了,眼神比她更冷。

下一秒諷刺的婚禮進行曲響起,
宛若狂歡她再一次搞砸了。

黎奈忘了那餐她吃了什麼,
每一口,都不像是她自己動作的。

離開時,她拿了一顆喜糖,
含糊的吐了一句要好好珍惜另一伴喔,
她忘了要看那個很會彈鋼琴的新娘一眼,
人家都說女人一生最漂亮的一次莫過於結婚的時候。

她連微笑都忘了,那是祝福的象徵。

-

回家。

黎柰也不脫鞋,
包包往沙發上一丟
跌坐在地上就開始嚎啕大哭。

又忌又妒的,黎奈好羨慕那個新娘,
她為什麼能跟卓熅在一起呢?

曾經。

『對不起,我不知道你…』
高中同學,黎奈的好朋友,曾經。

『沒關係啦!你們…』
黎奈咬著牙,努力擠出笑容,『要幸福。』

轉身,黎奈的淚已滴在我身上,
依稀記得那滴淚的溫度。

『等等…』她拉住黎奈的手。

『怎麼了?』黎奈回頭。

『還是朋友?』她那笑容好假。

黎奈鼻頭都紅了,還是點頭,
雖然沒有看她。

她們曾經無話不談。

-

只在十月十一日哭的黎奈,
婚禮後整整哭了三天。

不累嗎?
我看著一天比一天消瘦的她,有些心疼。

「明明不想哭的。」黎奈揉著眼睛。

她抱起我,又放下,又抱起我,再放下。

我叫了一聲,會頭暈的,
逕自趴坐在沙發旁。

而後她站起身,
到了一碗牛奶給我,動作到這裡結束,
我以為她又要哭了。

沒有。

黎奈開始放空。

不吃飯,不睡覺,也不再哭。

我站起來在她身旁走來走去,
我以為翹著尾巴能轉移她的注意力,
甚至帶我去找隔壁的白貓小姐。

沒有。

她只說了一句話。

「我真的那麼笨嗎」
黎奈看著地板,要看穿它似的,
又或許她僅在發呆。

我跳上沙發,趴在她大腿上。

以前卓熅常罵她笨。

黎奈說她不是笨,是給卓熅罵笨了;
我說黎奈不是笨,她知道卓熅不喜歡她。

黎奈是傻,明知道人家不喜歡她,
還偏要貼上去。

「我明明有腦袋。」
黎奈大聲嚷嚷。

但愛情無法用腦。

不想和她爭論,我闔上眼睛裝睡。

「他那種貨色誰要貼上去啊?」
怕我耳聾似的更大聲地喊。

就你,傻得無藥可救。

後來黎奈睡著了,
這似乎是這幾天來第一次看她睡那麼熟。


(待續)

P.S. 噢對了,"我"不是人,
而且有點王子病。


●思春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思春 的頭像
●思春

挨餓系文青 ●思春

●思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