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是遊戲,玩玩就好。」
黎奈她是這麼說的。

外表和才華集聚一身,她有數不盡的優點
,只可惜,她不曾對感情認真。

或許有吧!高中的時候,坐在後面的那個男的。

「別提了。」
每次說到卓熅,她都這麼說。

她的初戀,不是卓熅。

是電影社那個長得不怎麼樣的學長,
可憐學長的初戀只維持了一個月
,口誤,是一星期。

聽說後來那個長得不怎麼樣的學長發誓再也不談戀愛。

兩個月之後,有人看到他和另一個學妹在電影院門口牽手。

「愛情就那麼奇妙,奇妙的很白癡」
黎奈說。

認真就輸了。

-

上個月,黎奈和交往一星期又三天的第98任男友分手。

『為什麼?』第98任問。

這個問題好多人問過,
我一時之間數不大出來哪幾任。

其實我也想問,在她跟第32任分手的時候
我就想問,那時她才高二。

『因為不愛了。』黎奈回答得瀟灑。

『你跟我開玩笑阿?』第98任氣憤地。

『當然是開玩笑的阿』
她嫣然一笑,轉身離去。

徒留那一人錯愕。

-

黎奈不是一個念舊的人,她唯一留下前男友的物品,
是照片,每一任只留一張照片,像火車一樣連在牆上
,卻沒有火車頭。

牆上的照片,快滿了,我試著幫她尋找空位。

有時候她會跟我說她和前男友的故事
,我常聽到睡著。

不是不尊重她,而是她根本沒認真過,
雖然每一段都像在演偶像劇,但沒一個有好結局
,通常是女主角提分手。

我不喜歡悲劇。

黎奈啊,你懂什麼是心痛嗎?
這麼玩弄人家的感情不應該。

「因為心碎過,才懂得不在愛情裡放感情。」
有一次她認真地說道。

雖然想吐槽,
不過那次我不小心鼻酸了。

-

黎奈幾乎不哭,唯一被甩的那次也沒哭。

只有每年的十月十一日,
她把自己所在房間裡,哭。

靜靜地,永無止境似地。

隔天就沒事了,彷彿什麼事也沒發生,
繼續談戀愛,繼續甩人。

全世界只有我知道,噓,這是秘密。

我不曾安慰她,只能待在她旁邊,
陪她,聽她說話還有哭,在十月十一日這天。

-

不能說黎奈完全沒有良心,黎奈也有原則:
不劈腿、不出賣自己的身體、不騙錢。

只玩感情。

不玩錢這點很重要,要錢自己賺,她能賺。

「我這麼做對他們是好的,幫他們認清愛情的殘酷」
黎奈一副很有道理的樣子。

有『愛情道德』嗎?她真該去學學。
其實最應該認清愛情殘酷的人,是她自己。

為了那不在98任名單內的男人,不值得。

像我覺得第9任很不錯,溫柔又體貼。
第24任也不賴,又高又帥的。
第35任蠻適合走一輩子的。
第47任忠厚老實。

我最喜歡第61任那型,有錢。

那陣子第61任為了討好黎奈,
我連續吃了三天的五星級大餐。

第四天黎奈就和他分了,
她說她不喜歡欠,
下輩子還要還。

-

98任裡,唯一主動提分手的
是第80任。

「我不想當別人的影子。」那個男的說。

他的確很像卓熅,
他讓黎奈發了兩天得呆
不吃飯,不睡覺,什麼事都不做

也不哭。

黎奈說她不是難過,
她只是想起卓熅。

還是不願認真嗎?

「我認真不起來。」,黎奈望著第80任的照片。

-

事實上,黎奈的故事真的很普通。

普通得像路人甲乙丙丁都曾發生過。

「根本是鬧劇。」,黎奈常說。

十年前的那件事讓她好恨,
如果時間可以從來,
一句話可以改變她的一生。

『她們是開玩笑的吧?』,黎奈問卓熅,
她手一直不知道該擺哪裡。

『當然是開玩笑的阿。』,卓熅臉很難看,
有點諷刺,有點不屑,往桌上一趴,沒再起來。

這句話好熟悉,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像浸了水的紙船,
像心,一沉,沒再起來。

大概是在那之後,
黎奈沒有正經的談過戀愛。

正確來說,黎奈從沒正經的談過戀愛。

被擊垮的情竇初開,
一沉再也沒再起來。

和學長的初戀是在那之後的事了。

兩天之後。

「不要在一起,就不會分開。」
黎奈在牆上寫著。

酸葡萄,
她明明很想在一起。

「得不到,就不是你的,不要奢求」
某一年的十月十一號,黎奈邊哭,邊說。

-

她什麼話都對自己說過了,
包括釋懷,
釋懷她常掛在嘴邊,
每一任的第一天。

「有新的,代表放下舊的。」
她一點也不心虛。

花多少時間能釋懷一個人?
我玩著毛線。

「和他相處的兩倍時間,一倍想起,一倍放下。」
黎奈一副很懂的樣子。

可她明明放不下,他們才相處多久?

十年都過去了。

黎奈沒有主動告白過,
連卓熅也沒有。

沒告白過,沒被拒絕過,
那她有什麼好放不下的,我納悶。

「你不會懂,你有暗戀過嗎?」
黎奈質問我。

隔壁的那白貓,我沒說出口。

「兩個相愛卻不能在一起的戀人,好悲劇。」,黎奈說。

卓熅喜歡你嗎?

黎奈愣愣。

算了,她根本聽不懂我說的。

她說她早就不喜歡卓熅了,
既然卓熅不喜歡她,她沒理由愛下去。

這很矛盾,難道人家喜歡你,你才愛人家嗎?

好怪。

可在黎奈的感情世界又說的通。

她幾乎不拒絕人,
有人告白就會接受,她說要給他們機會。

有機會被你甩嗎?
我翻白眼。

她不在乎,她從不在乎。

「他們心甘情願啊!」黎奈真的不在乎。

如果哪天你在街上遇見卓熅,你會怎麼做?
有一次我問黎奈

她想了好久好久。
後來她把問題拿去問周公了,
她從沒這麼認真想過。

隔天早上她醒來,天空灰灰的。

「我會假裝沒看見。」
她用若有似無的音量說。

然後她遇見了,第99任。


(待續)

P.S. 噢對了,"我"不是人。


●思春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思春 的頭像
●思春

挨餓系文青 ●思春

●思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