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是一個清新可愛的短文唷(〃∀〃)

 

原為"三題故事" (三個題目完成一個作品)

投幣式洗衣機 飛機 麻油雞

 



這不是我第一次懶得手洗衣服。

「嗨!又是你!」瞧他一臉笑盈盈。

總是在星期六的下午五點半,巧遇他。

至少第一次是巧遇。

夕陽餘暉的時候。

『我沒看過你!?』年紀相仿的男子,初次見面就是這般大方的搭話。

『房東的洗衣機壞了。』我皺著一臉,沒說自己抗著搬著拖著這籃衣服走了二十分鐘的路才找到自助洗衣店。

『天啊!』他訝異的, 『$%^*#^*!』

接著震耳欲聾的聲音蓋住他的話,低空飛過的飛機,讓我臉更皺了。

只見他雙唇開闔開闔。

『我沒聽到...』我喃喃。

『你、說、什、麼?』他大聲問,穿過了飛機的引擎聲似的。

然而我只是愣愣,看著衣服在洗衣機轉啊轉啊轉啊的。

誰在乎他說什麼。

自此之後每個禮拜的這個時段,我都會拖著搬著抗著洗衣籃來報到,他倒也沒有缺席過。

洗衣機嗡嗡嗡的轉,我回過神。

「今天不一樣喔?」我走向他,聞到一股若有似無的麻油雞味兒。

「一樣啊,如果你是指一個星期的份量。」他打開洗衣蓋,熟練的倒進衣物。

「我是說那個。」指著他籃子裡黑色內衣。

「啊...沒有啦!」他忽然慌張了起來,和平時大方的樣子顯些反差。

好萌。



唔。





我怎麼有這種想法。


「沒關係的。」

我其實是對自己說。

「不是你想的那樣,那我媽的啦!」他尷尬的搔頭, 「她昨天來找我。」

「你又知道我想怎樣!」我俐落地打開他隔壁這台洗衣倒進衣服投了幣。

「那你想%^**#@%#@!*」震耳欲聾的蓋住,那飛機轟得不巧不妙。

好吵。

雖然我也不是挺在意他說了什麼。

「幹嘛跟我解釋...」看著他開闔的唇,我低語著。

「你、說、什、麼?」他再一次大聲問。

「你身上有麻油雞的味道。」飛機遠了。

「你鼻子真靈。」他驚呼。

這男人真奇怪。

「你口水都流出來了。」他瞇起眼大笑。

我愣愣。

「那你要不要來我家吃麻油雞?反正我和我媽也吃不完。」他不疾不徐的投幣。

洗衣機轉了起來。

「喔......」我沒在聽。

「所以是答應囉?」





倏地我看向他。

「蛤?是約我嗎?」
「對。」毫不猶豫的。









蛤?








洗衣機還在轉。




還在轉。


「好。」


我也是餓了。


「好啊...」我默默重複著。

轉啊轉啊。















忘了告訴他其實上個月房東已經請人把洗衣機修理好了。


我想,他不會介意吧。

轉啊轉。


轉啊轉。


●思春

-

看似一個飢渴的故事。
我也是餓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思春 的頭像
●思春

挨餓系文青 ●思春

●思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