熬夜。

螢幕上
我敲打著對你的思念
習慣的不是晚睡
而是等你承認

是你的誰

-

「我在等你說晚安才要睡。」我總是誠實待你。

「如果我不說呢?」你總是考驗著我。

「那我還是會睡,動物本能。」
頓著,「我可能會夢到你。」

「最好。」看不出你似笑非笑。

「我夢過你幾次。」我隨口一句。

「正常的樣子嗎?」
「怎麼樣算正常?」

是怕我夢你成妖魔鬼怪嗎?

「不知道。」你說。

「我夢到你寫了一張卡片給我。」

你大概比較希望我把你夢成妖魔鬼怪。



吧?



「很不現實,果然是夢。」
你打斷了我的夢境。


「然後你哭了,你說你也喜歡我但我們不能在一起。」


「蠻妙的,你都亂夢。」
從容不迫的撇清我們的關係。



是的,現實我們什麼也不是。



「之後我就醒了,醒來後發現枕頭濕濕的。」我自嘲似的笑。

「哈哈你哭屁啊!」你有點尷尬。


想要解釋著什麼
我們都說不破的什麼




















「是流口水啦哈哈哈哈!緊張欸你!」螢幕後面我倒是笑不出來。

「我就知道,不要亂想啦快睡!」

「嗯。」你秒讀我。










就沒有再回了。













我還在等你說晚安。

 


- 誰要為你哭啊 少得意了



●思春

創作者介紹

挨餓系文青 ●思春

●思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