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604 (1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對的

常駐於Dcard詩文版的 ●思春

此次擷取  Mikhail.  的文章

及其樓各種仿作(各種死法)

 

<我看到他們的時候,三則>

https://www.dcard.tw/f/literature/p/158859369

 

●思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當我睜開眼睛時黎奈還熟睡著,我不想弄醒她,輕輕地跳下沙發。

就趴坐在門口,那是我最靠近白貓小姐的位置。

外面的天空上佈著層層的雲朵,一副要下雨的樣子。

白貓小姐現在在做什麼呢?

是否跟我一樣想著對方呢?其實我沒跟她說過話。

黎奈高中的時候就帶我住進這間公寓。

初次相遇是在街角的電線杆下,那時我餓了好久,黎奈也不嫌我髒,摸摸我的背呢喃了幾句,抱起我就往公寓來。

「這是我的秘密基地!」黎奈帶著我進來這個家時這麼說的。

我沒有見過她的爸媽或是親戚,見過最多的大概就她的男朋友吧!

然而她不曾帶男朋友來公寓,一任也沒有。

黎奈說那是原則之一,家是聖地,只能有她,和我。

她是個單純小女孩,還未認識卓熅前。

其實現在還是,至少我如此認為。

-

白貓小姐是96任時搬過來的。

她的主人我倒是沒什麼印象,因為他幾乎不帶白貓小姐出來玩,這也難怪我沒跟她說過話。

姑且稱他為男人甲吧!我只知道他長得不怎麼高,戴著一頂鴨舌帽,連黎奈也沒看過那個男的,也很少提到他,最多聽見門聲說「隔壁的那個好像出去了」帶過。

就飼養而言,黎奈算是一個很『盡責』的主人,她不曾讓我餓過。

不知道白貓小姐的主人對她怎麼樣?

-

黎奈醒來緩緩走進浴室,嘩啦嘩啦的水聲好大。

她洗澡通常要一個半小時。

「泡在水裡會溶化掉所有煩惱。」黎奈說。

每次泡澡她都要拖我一起下水,噢那是災難,還好我逃得快,茶几底下真是最好的避風港。

不過這次,她沒半個小時就出來了,眼睛還紅紅腫腫的跟番茄一樣。

她看著我,我以為她又要發呆了,或者又要倒牛奶給我。

沒有。

她頭髮濕淋淋的也不擦緩緩的走向我,幾乎是用『飄』的,倩女幽魂那樣。

「我們出去玩。」沒有情緒的,黎奈細聲說,髮上的水滴就這麼啪搭啪搭滴下。

黎奈抱著我鎖了門才轉身便撞上了。

男人甲。

戴著鴨舌帽的男人抱著,白貓小姐,都要融化了我的心,她那柔順的毛。

我不敢看。

黎奈倒是愣了好一大下,退了兩步,眼睛睜得那麼大,比被第80任甩的時候還大。

雖然她被80任甩的時候是笑出來的。

黎奈匆匆點個頭連笑容都沒有,抱著我下樓,匆忙之中我隱約感覺,黎奈腳步好快好快,頭好低好低。

她一路上都沒說話,只是走著,走得好快好快。

有沒有在看路啊?我都擔心她跌倒了。

此時忽地停下來。

「他長的好像...」話在黎奈嘴邊止住。

卓熅。

比第80任還像,豈止像?聲音都一個樣。

其實男人甲仍未開口黎奈已經衝下樓了,聲音哪來一個樣?

黎奈曾說過她不喜歡卓熅的聲音,乾乾澀澀的像幾百年沒喝過水那樣粗啞的低沉。

「卻很獨特。」黎奈表示。

黎奈也說過卓熅矮,他不過170,一雙高跟鞋就足以讓黎奈向卓熅低頭。

論聲音,他比不過第76任;論談吐,他比不過第52任;論家世背景,當然是我最喜歡的61任得勝;論長相,他在98人裡擺不進前30。

想不透卓熅哪裡好。

黎奈也不曉得,她也覺得愛得莫名其妙,卓熅滿是缺點。

「愛來的時候好比瞎子,即使前方是懸崖仍會奮力往前衝。」這是黎奈對自己唯一的解釋。

瞎子?傻子比較貼切吧。我直搖頭。

「說不定,我有自虐傾向。」說著,黎奈笑了起來。

沒有人告訴她,也許她執著的是不甘心。

的確,從她愛上卓熅的那一刻,她便拋棄了尊嚴丟掉了自己;從她愛上卓熅的那一刻,她便放縱『自卑』。

卓熅太偉大了,偉大得沒了黎奈的容身之地。

誰都記得,黎奈誰都愛;但誰也不記得,其實她誰也不愛。除了卓熅。

天大地大,世界就小得讓黎奈遇上卓熅。

-

那年盛夏,她,與他。

『如果有人跟你告白你會答應嗎?』黎奈轉身歪著頭問坐她後面的,卓熅。

『看人,』卓熅指著黎奈『如果那個人是你,就不會。』

『哈!誰要跟你告白,又不是瞎了眼!』黎奈笑。

『喔。』卓熅臉一沉。

『不過還真難想像你未來的女朋友。』黎奈瞇著眼,一臉努力想像的樣子。

『未來,誰知道?』

他們誰也不知道,那年的十月十一日,荒謬的戲弄足以改變彼此的一生。

未來,誰知道?


(待續)

P.S. 噢對了,"我"不是人,
是暗戀隔壁白貓小姐,而且有點王子病的貓。

雖然我們沒說過話。


●思春


-

這03 part下去
04 必須請各位稍待了
因為我還沒有任何想法哈哈((被揍
雖然有底
但方向很多元(各種可能的結局)
深怕是一寫就回不去

不想更動我特別中二的作品
但又深怕膚淺

給我點時間
謝謝大家。


●思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會假裝沒看見」
黎奈差點沒食言。

在這樣的場合她很難假裝沒看見。

是初戀學長的婚禮,
起初怎麼會找上自己黎奈想不透,
直到看見「開桌名義」才明白。

─『高中電影社』。

還好不是『前女友桌』,黎奈想過,
她結婚的時候,要開十桌『前男友桌』,
也不知道會不會到齊,
聯誼都說的過去。

黎奈入座的時候,只剩了一個位置,
沒得選她只得坐下。

視線繞了一圈,黎奈向前男友們問好,
她自己也沒想到,
光電影社就有三任在場。

她倒一點也不尷尬。

直到她瞄到隔壁座的,
倏忽雷劈似的無法動彈,
她很快回過神,
拿起桌上的綠茶就往嘴裡倒,一口接一口,
喝完又盛了一杯。

「你那麼渴阿?」卓熅忽然開口。

「咳...咳...」差點嗆著了,
黎奈趕緊拿了張衛生紙掩住嘴。

她知道卓熅和學長認識,
當初黎奈就因為卓熅在電影社才進去的。

說來也很妙,
今天會場的女主角,也就是學長的新娘,
剛好是卓熅的初戀女友。

「我會假裝沒看見。」必須假裝沒看見。

「姚黎奈。」
卓熅看她沒反應,輕聲叫道。

他忘了那件事了嗎?不冷戰了嗎?

「你叫誰啊?」
黎奈轉過頭,冷冷地。

卓熅啞口。

「你兇什麼?」
一會兒卓熅說話了,眼神比她更冷。

下一秒諷刺的婚禮進行曲響起,
宛若狂歡她再一次搞砸了。

黎奈忘了那餐她吃了什麼,
每一口,都不像是她自己動作的。

離開時,她拿了一顆喜糖,
含糊的吐了一句要好好珍惜另一伴喔,
她忘了要看那個很會彈鋼琴的新娘一眼,
人家都說女人一生最漂亮的一次莫過於結婚的時候。

她連微笑都忘了,那是祝福的象徵。

-

回家。

黎柰也不脫鞋,
包包往沙發上一丟
跌坐在地上就開始嚎啕大哭。

又忌又妒的,黎奈好羨慕那個新娘,
她為什麼能跟卓熅在一起呢?

曾經。

『對不起,我不知道你…』
高中同學,黎奈的好朋友,曾經。

『沒關係啦!你們…』
黎奈咬著牙,努力擠出笑容,『要幸福。』

轉身,黎奈的淚已滴在我身上,
依稀記得那滴淚的溫度。

『等等…』她拉住黎奈的手。

『怎麼了?』黎奈回頭。

『還是朋友?』她那笑容好假。

黎奈鼻頭都紅了,還是點頭,
雖然沒有看她。

她們曾經無話不談。

-

只在十月十一日哭的黎奈,
婚禮後整整哭了三天。

不累嗎?
我看著一天比一天消瘦的她,有些心疼。

「明明不想哭的。」黎奈揉著眼睛。

她抱起我,又放下,又抱起我,再放下。

我叫了一聲,會頭暈的,
逕自趴坐在沙發旁。

而後她站起身,
到了一碗牛奶給我,動作到這裡結束,
我以為她又要哭了。

沒有。

黎奈開始放空。

不吃飯,不睡覺,也不再哭。

我站起來在她身旁走來走去,
我以為翹著尾巴能轉移她的注意力,
甚至帶我去找隔壁的白貓小姐。

沒有。

她只說了一句話。

「我真的那麼笨嗎」
黎奈看著地板,要看穿它似的,
又或許她僅在發呆。

我跳上沙發,趴在她大腿上。

以前卓熅常罵她笨。

黎奈說她不是笨,是給卓熅罵笨了;
我說黎奈不是笨,她知道卓熅不喜歡她。

黎奈是傻,明知道人家不喜歡她,
還偏要貼上去。

「我明明有腦袋。」
黎奈大聲嚷嚷。

但愛情無法用腦。

不想和她爭論,我闔上眼睛裝睡。

「他那種貨色誰要貼上去啊?」
怕我耳聾似的更大聲地喊。

就你,傻得無藥可救。

後來黎奈睡著了,
這似乎是這幾天來第一次看她睡那麼熟。


(待續)

P.S. 噢對了,"我"不是人,
而且有點王子病。


●思春


●思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愛情是遊戲,玩玩就好。」
黎奈她是這麼說的。

外表和才華集聚一身,她有數不盡的優點
,只可惜,她不曾對感情認真。

或許有吧!高中的時候,坐在後面的那個男的。

「別提了。」
每次說到卓熅,她都這麼說。

她的初戀,不是卓熅。

是電影社那個長得不怎麼樣的學長,
可憐學長的初戀只維持了一個月
,口誤,是一星期。

聽說後來那個長得不怎麼樣的學長發誓再也不談戀愛。

兩個月之後,有人看到他和另一個學妹在電影院門口牽手。

「愛情就那麼奇妙,奇妙的很白癡」
黎奈說。

認真就輸了。

-

上個月,黎奈和交往一星期又三天的第98任男友分手。

『為什麼?』第98任問。

這個問題好多人問過,
我一時之間數不大出來哪幾任。

其實我也想問,在她跟第32任分手的時候
我就想問,那時她才高二。

『因為不愛了。』黎奈回答得瀟灑。

『你跟我開玩笑阿?』第98任氣憤地。

『當然是開玩笑的阿』
她嫣然一笑,轉身離去。

徒留那一人錯愕。

-

黎奈不是一個念舊的人,她唯一留下前男友的物品,
是照片,每一任只留一張照片,像火車一樣連在牆上
,卻沒有火車頭。

牆上的照片,快滿了,我試著幫她尋找空位。

有時候她會跟我說她和前男友的故事
,我常聽到睡著。

不是不尊重她,而是她根本沒認真過,
雖然每一段都像在演偶像劇,但沒一個有好結局
,通常是女主角提分手。

我不喜歡悲劇。

黎奈啊,你懂什麼是心痛嗎?
這麼玩弄人家的感情不應該。

「因為心碎過,才懂得不在愛情裡放感情。」
有一次她認真地說道。

雖然想吐槽,
不過那次我不小心鼻酸了。

-

黎奈幾乎不哭,唯一被甩的那次也沒哭。

只有每年的十月十一日,
她把自己所在房間裡,哭。

靜靜地,永無止境似地。

隔天就沒事了,彷彿什麼事也沒發生,
繼續談戀愛,繼續甩人。

全世界只有我知道,噓,這是秘密。

我不曾安慰她,只能待在她旁邊,
陪她,聽她說話還有哭,在十月十一日這天。

-

不能說黎奈完全沒有良心,黎奈也有原則:
不劈腿、不出賣自己的身體、不騙錢。

只玩感情。

不玩錢這點很重要,要錢自己賺,她能賺。

「我這麼做對他們是好的,幫他們認清愛情的殘酷」
黎奈一副很有道理的樣子。

有『愛情道德』嗎?她真該去學學。
其實最應該認清愛情殘酷的人,是她自己。

為了那不在98任名單內的男人,不值得。

像我覺得第9任很不錯,溫柔又體貼。
第24任也不賴,又高又帥的。
第35任蠻適合走一輩子的。
第47任忠厚老實。

我最喜歡第61任那型,有錢。

那陣子第61任為了討好黎奈,
我連續吃了三天的五星級大餐。

第四天黎奈就和他分了,
她說她不喜歡欠,
下輩子還要還。

-

98任裡,唯一主動提分手的
是第80任。

「我不想當別人的影子。」那個男的說。

他的確很像卓熅,
他讓黎奈發了兩天得呆
不吃飯,不睡覺,什麼事都不做

也不哭。

黎奈說她不是難過,
她只是想起卓熅。

還是不願認真嗎?

「我認真不起來。」,黎奈望著第80任的照片。

-

事實上,黎奈的故事真的很普通。

普通得像路人甲乙丙丁都曾發生過。

「根本是鬧劇。」,黎奈常說。

十年前的那件事讓她好恨,
如果時間可以從來,
一句話可以改變她的一生。

『她們是開玩笑的吧?』,黎奈問卓熅,
她手一直不知道該擺哪裡。

『當然是開玩笑的阿。』,卓熅臉很難看,
有點諷刺,有點不屑,往桌上一趴,沒再起來。

這句話好熟悉,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像浸了水的紙船,
像心,一沉,沒再起來。

大概是在那之後,
黎奈沒有正經的談過戀愛。

正確來說,黎奈從沒正經的談過戀愛。

被擊垮的情竇初開,
一沉再也沒再起來。

和學長的初戀是在那之後的事了。

兩天之後。

「不要在一起,就不會分開。」
黎奈在牆上寫著。

酸葡萄,
她明明很想在一起。

「得不到,就不是你的,不要奢求」
某一年的十月十一號,黎奈邊哭,邊說。

-

她什麼話都對自己說過了,
包括釋懷,
釋懷她常掛在嘴邊,
每一任的第一天。

「有新的,代表放下舊的。」
她一點也不心虛。

花多少時間能釋懷一個人?
我玩著毛線。

「和他相處的兩倍時間,一倍想起,一倍放下。」
黎奈一副很懂的樣子。

可她明明放不下,他們才相處多久?

十年都過去了。

黎奈沒有主動告白過,
連卓熅也沒有。

沒告白過,沒被拒絕過,
那她有什麼好放不下的,我納悶。

「你不會懂,你有暗戀過嗎?」
黎奈質問我。

隔壁的那白貓,我沒說出口。

「兩個相愛卻不能在一起的戀人,好悲劇。」,黎奈說。

卓熅喜歡你嗎?

黎奈愣愣。

算了,她根本聽不懂我說的。

她說她早就不喜歡卓熅了,
既然卓熅不喜歡她,她沒理由愛下去。

這很矛盾,難道人家喜歡你,你才愛人家嗎?

好怪。

可在黎奈的感情世界又說的通。

她幾乎不拒絕人,
有人告白就會接受,她說要給他們機會。

有機會被你甩嗎?
我翻白眼。

她不在乎,她從不在乎。

「他們心甘情願啊!」黎奈真的不在乎。

如果哪天你在街上遇見卓熅,你會怎麼做?
有一次我問黎奈

她想了好久好久。
後來她把問題拿去問周公了,
她從沒這麼認真想過。

隔天早上她醒來,天空灰灰的。

「我會假裝沒看見。」
她用若有似無的音量說。

然後她遇見了,第99任。


(待續)

P.S. 噢對了,"我"不是人。


●思春


●思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對的
這是一篇甲甲文喲🙌
 
-
 

●思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如果你是播放鍵❲ ► ❳


那我要成為你的旋律
 


●思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星期一
清晨六點四十二分
腦子沒清醒
電話裡的那頭倒是清晰
你的聲音

●思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下輩子我要成為一隻原子筆
隨意的流淚
無論書寫塗畫
只準你握

●思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寂寞是什麼?

你呢?你是什麼?

------------------------------------

●思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是一篇閱讀上需要技巧的詩

請耐心服用。


-

韍?鱞?(dw瀕?yl?D2_咢!

●思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對不起
我只是不小心點進
你愛聽的歌
不小心
哼了你常哼的旋律

●思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愛讓海枯石爛
你說

所以我獨自一人到很遠的地方。

●思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不會指責你的不告而別
無論少了一只行李箱
或一支牙刷

我不會指責你的不告而別

●思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次是一個清新可愛的短文唷(〃∀〃)

 

原為"三題故事" (三個題目完成一個作品)

投幣式洗衣機 飛機 麻油雞

 



這不是我第一次懶得手洗衣服。

「嗨!又是你!」瞧他一臉笑盈盈。

總是在星期六的下午五點半,巧遇他。

至少第一次是巧遇。

夕陽餘暉的時候。

『我沒看過你!?』年紀相仿的男子,初次見面就是這般大方的搭話。

『房東的洗衣機壞了。』我皺著一臉,沒說自己抗著搬著拖著這籃衣服走了二十分鐘的路才找到自助洗衣店。

『天啊!』他訝異的, 『$%^*#^*!』

接著震耳欲聾的聲音蓋住他的話,低空飛過的飛機,讓我臉更皺了。

只見他雙唇開闔開闔。

『我沒聽到...』我喃喃。

『你、說、什、麼?』他大聲問,穿過了飛機的引擎聲似的。

然而我只是愣愣,看著衣服在洗衣機轉啊轉啊轉啊的。

誰在乎他說什麼。

自此之後每個禮拜的這個時段,我都會拖著搬著抗著洗衣籃來報到,他倒也沒有缺席過。

洗衣機嗡嗡嗡的轉,我回過神。

「今天不一樣喔?」我走向他,聞到一股若有似無的麻油雞味兒。

「一樣啊,如果你是指一個星期的份量。」他打開洗衣蓋,熟練的倒進衣物。

「我是說那個。」指著他籃子裡黑色內衣。

「啊...沒有啦!」他忽然慌張了起來,和平時大方的樣子顯些反差。

好萌。



唔。





我怎麼有這種想法。


「沒關係的。」

我其實是對自己說。

「不是你想的那樣,那我媽的啦!」他尷尬的搔頭, 「她昨天來找我。」

「你又知道我想怎樣!」我俐落地打開他隔壁這台洗衣倒進衣服投了幣。

「那你想%^**#@%#@!*」震耳欲聾的蓋住,那飛機轟得不巧不妙。

好吵。

雖然我也不是挺在意他說了什麼。

「幹嘛跟我解釋...」看著他開闔的唇,我低語著。

「你、說、什、麼?」他再一次大聲問。

「你身上有麻油雞的味道。」飛機遠了。

「你鼻子真靈。」他驚呼。

這男人真奇怪。

「你口水都流出來了。」他瞇起眼大笑。

我愣愣。

「那你要不要來我家吃麻油雞?反正我和我媽也吃不完。」他不疾不徐的投幣。

洗衣機轉了起來。

「喔......」我沒在聽。

「所以是答應囉?」





倏地我看向他。

「蛤?是約我嗎?」
「對。」毫不猶豫的。









蛤?








洗衣機還在轉。




還在轉。


「好。」


我也是餓了。


「好啊...」我默默重複著。

轉啊轉啊。















忘了告訴他其實上個月房東已經請人把洗衣機修理好了。


我想,他不會介意吧。

轉啊轉。


轉啊轉。


●思春

-

看似一個飢渴的故事。
我也是餓了。

●思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熬夜。

螢幕上
我敲打著對你的思念
習慣的不是晚睡

●思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不懂

 

 

你說我無病呻吟

說我假文青

●思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他很久沒有寫詩
有點忘了怎麼握筆
有點忘了怎麼下標題

他只記得妳的小馬尾在風中甩啊甩

●思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